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

新春病記


新春假期前後,不少親友病倒,病情深淺不同;我卻是假期完結了,開工的一天拜神後,才感不適。

一度有少許鼻水,服過日本藥散後已經收歛,所以基本上是沒有病徵,但偏偏十分不舒服,視線焦點亦模糊。伏在桌上休息了幾次,情況依舊,直至臨離開辦公室時,前往洗手間,胸口一悶,吐個不亦樂乎,居然感覺好些了。

也許是跟這幾天的飲食節奏有關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