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

錦上。添花

南洋網友 Tho Wei Chong 可能是把他在金融界別的鬥志都借用到漫畫的熱情上了,多年撰寫漫畫讀後感,稿量甚高,讀者瀏覽量也甚高,令人敬佩。

近日涂兄寫了「大渡」的「集結號」,說「由於『集結號』寫的是大渡成立的故事,當中的八大戰將寫的正是其加盟的主筆」,「因此若對該主筆的背景不了解是很難明白要表達的劇情」,真是說到骨子裡了。


歷年來有不少漫畫,都是內含特定訊息的,有人──而且次數還不少──把香港漫畫市場中的恩怨情仇寫成故事,有人利用漫畫傳達政治信念,有人借助故事情節表達自己對於愛情/環保/子女教育等等範疇的想法,不一而足。擺明車馬寫某題材的書,像梁光明的「一對天秤座夫婦」,主線一定是清晰的;以傳統漫畫包裝,將資訊隱藏著但又想人接收得到,成功者便不多。

例如把港漫行業恩怨寫進故事中 ( 最近的一本應係「大渡」的「天下無敵」? ) ,說的可能是二三十年前的往事,除了資深讀者,明白源流的,才能領略當中妙處,出版社和主筆何必把市場嚴重收窄?當然,要這樣寫也是可以的,但不能把這些難明的地方,當作賣點,否則讀者看不明白,便不會付錢支持了。

最理想的做法,是把那些訊息巧妙地透過情節表達,讀者看得明那些訊息,是「錦」上的「花」,獲得額外的樂趣;看不明那些訊息,不知道它們的存在者,也無礙理解和享受故事本身。故事本身應是有質素的「錦」,而不能是零散的「碎布」,以為有個 ( 自以為 ) 有趣的點子,故事情節薄弱一些也無妨,真是天大的誤解。

鄭健和的「西遊」有沒有滲入政治訊息?大量,但融合得巧妙,即使若干年後,不明現時香港政治環境的讀者拿起這書來看,也不會妨礙讀者享受一個優質故事。這方面,「黨娘」的硬銷手法,便差得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