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

洗牙

老友在 Facebook 上說到將要洗牙,表現驚恐。不少朋友都談過洗牙的經驗,似乎都是不愉快的居多,甚至很大比例都說過程中一定會流血,我卻沒有這種不愉快的經歷。

有一段頗長的時間,我的牙齒都沒好好打理,基本上,是在十年八年前那一趟,一次過「撥亂反正」的。那是人生中第一次洗牙,緊接著再把要拔的壞牙拔走,要補的壞牙補好,在若干個月之內,完作了所有動作,那麼大的工程,也沒有洗牙洗出血來,實在萬幸。


洗牙時沒有流血是事實,但卻是與感覺並不相符的,因為在機器的高壓之下,射出的水柱力道甚大,我半躺在椅子上,眼睛閉上,嘴巴張開,覺得水柱射到牙肉之上,彷彿燒焊工人用高溫切割金屬一樣,心想牙肉定然已被「水刀」劏開了,所以在盤古初開第一次洗牙後,漱口之時,竟然沒有見紅,也令我很意外。

在那次「大修」之前,最後一次看牙醫距離多久?怕有十多廿年了。小時候每看完牙醫,必有雪糕彌補,對雪糕的印象,反而比診治過程更深刻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