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

對答與直述


剛看了一本書,書中的訪談以一問一答的方式記敘,直錄所有當時大家的閒話,在有限的篇幅中,不能包括更多的嘉賓說話,我覺得相當可惜;但同時又理解到,若把形式變成純粹嘉賓說話的記述,在語氣表達上,便難以保留現在的親切味道。

我手上有些訪談要作整理,也是一直掙扎於這兩種選項之間,難以取捨。

見過有些人物專訪,中間著墨,讓問題問得短,答案寫得長,猶如列出一個個副標題,再在下面寫上嘉賓的說話,這個方法看起來算是可以兼有兩者優點,不過少了問答之間的互相打斷和交流,文章變成了傳達內容為主,「連人帶話一齊來」令讀者感受到被訪嘉賓真性情的效果卻削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