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

拜年看民生


農曆新年假期,有人到我們家拜年,我也要到別人家拜年;實際經驗,不少一向以來備受切切告誡的「不吉利說話」,彷彿已完全不存在避諱了,而且在很多例子中,講出那些字眼和話題來的,還是長輩。

從前年輕一輩新年時講出不吉利的話、做了不吉利的事,都是由長輩點出及告誡的,既然現在長輩自己都不當那是一回事,自然更不會阻止後輩的有關行為了。

現在在社會中,存在不少被人認為「一代不如一代」的物事,例如在工作上的責任感、在詩詞歌賦方面的背誦、在刻苦體力勞動的接受程度等等,若說最年輕一代在這些範疇上不足,應該最基本的原因是他們的上一代───不是最年輕但是相對年輕的一代───在這些範疇上也不足。若連學校的老師的通識能力和詩詞知識也薄弱,他們又如何能教育出在這些範疇更強的學生?

眼看這種不能抗逆的潮流轉變,叫人充滿無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