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2月22日 星期三


曾蔭權一案,等待判刑的幾天為何不准被告保釋,令人費解。害怕曾先生會棄保潛逃?

至於上手銬這環節,我便不知是否程序必要動作,如可免,我認為應免,畢竟,在態度上、能力上、前科上,我都不認為曾先生有很大機會製造混亂。

遙想當年,戴展華的案件,被告除上了手銬,更有鎖鏈加身;此場景後來被用在電視劇「大時代」中。被告一介書生,又不似電視劇角色丁蟹般可一拳打死人,何用如此處置?真不明當中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