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

當然亂

近日忙得脱腳,約會與約會之間,有時已要趕乘的士銜接;時間衝突最嚴峻時,甚至要驚動十多人的時間表來相就,叫人慚愧。

由是,已發展多日的學生活動,一直都沒關注過,今早才首次看到電視上的有關新聞報導。眼見鏡頭上混亂情況,心中相當平靜。完全是意料之內。

一些團體已經把自己的構想十分高調地作出張揚,騎虎難下,事在必行;而團體如同個人,也有性格,也有作風。性格決定行為,行為決定結局,因此某些團體要進行某些活動,一些事情發生了絕不奇怪;不發生才奇怪。


並非人人適合參加大型公眾活動,例如身體有毛病者便應審慎考慮。他們當然也有參與的權利,但行使權利時會否累及旁人,對別人造成不便,便是「公德心」的範疇。

又,在體能之外,也應有心理質素的考慮。共同參與大型公眾活動,應視同行者的不當行為造成的任何問題皆是自己的責任一部分,而非把自己的不當行為造成的任何問題視為別人責任的一部分。想把別的參與者人數都歸到自己的支持數目名下,但又不想沾帶別人行為帶來的轉承責任,天下間沒有那麼好的事。

歷史上,中國共產黨說過的謊言很多,不少的規模都頗巨大;現在香港的一些新興團體說過的大話規模難與中共比肩,但短短時日,累積的數量也都不少。申請了既定遊行路線而不遵從,說不會動用暴力而又推撞鐵馬,行為不算嚴重,但認為「惡少便可為」的思想污染卻嚴重。

站在處事不當者對面的,是否即處事正當者?忽然,想起以衛斯理作主角,一個名為「合成」的短篇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