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

標籤學生

對於當代歷史,我研究甚淺,但根據看過的文字記錄及紀錄片內容得到的印象,過去大約半個世紀間,中國著名的幾場學生運動,恐怕都沒有像現在香港的「佔領行動」,出現那麼多由參與者陣營發放出的攻擊性材料。因人廢言、雙重標準、狐假虎威、弄虛作假、塗黑污衊等等的嫌疑個案,數量之大,令人側目,而且犯者還不當那是一回事,視為理所當然的樣子,真是怪異莫名。

由於一開始的時候,「佔領行動」由學生主導,所以參加者也就自然地,被標籤為需要備受照顧的一群,而事實上,參加者不單包含很多成年人,而且還勇悍得很,實在不必要外人對他們額外照顧。反而看到許多參加者面對別人的指責,即時回應之快,以牙還牙的狠,機心之重,難以想像與一般人口中「思想單純的學生」會是同一批人。


即使真是學生,即使真是未屆 18 歲成年的標準,那又如何?世界多個大國,都假設了太過年輕的人並不具備犯罪能力,而不能對他們作出審訊,但全球各地,未成年犯作出驚人罪行的例子,愈來愈多,犯罪者也漸趨年輕化,情況相當明顯。

現在的少年人、學生,又豈是弱者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