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

死忠

有個說法:香港的電視節目水平不夠,因為免費電視方面近乎「一台獨大」,欠缺市場競爭,該台拍什麼都有一定數目觀眾,又何必再努力求新求變?

老牌的香港連環圖漫畫仍在出版,故事水準卻一直被人垢病,有可能也是基於相同原因:死忠的讀者,無論如何都會購買,而當這些支持的「鐵票」已有足夠數量時,自然也會令出版社欠缺改革的決心。


近日在香港看到的示威衝突,令我聯想到上述兩個情況。

早一陣子,無論是「反對新科目」也好,「反對新法例」也好,示威遊行,總是出師有名的;後來的所謂目的,已經不大算是目的,像是借口多一點,但也要創作出些「反水貨客」、「購物」等的名目,以作號召。

最近一次,叫人在賞花日到禮賓府去宣示標語,連找到用作自圓其說的理由這動作都省下來了,因為主催者也知道,根本有理由好沒理由好,什麼理由都好,會支持者還是會支持,不支持者還是不會支持,便不再花功夫去包裝事件了,屆時一聲令下「上啊」,支持者便會上陣,又不必負上號召的責任,何樂而不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