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

本來無一物

Blog 友說正計劃一個聚會,但因為相識的 Blog 友間有「黃派」和「藍派」之分,而感懊惱。

我嘗試回想,之前次數不算多的 Blog 友聚會中,其實有沒有談及政治話題,不過沒有印象。那為何這一次會認為,將會非談政事不可呢?

為何非要迫別人就「佔中運動」表達立場不可?若別方對「佔中運動」的立場與自己相同,但大家對「六四事件」的看法不同,又當如何?若大家就「佔中」和「六四」看法一致,但對「五四運動」的評價不同,又當如何?假如中了「三重彩」,兩人就前三件政事的看法都一樣,又要否還要論一論彼此對「玄武門之變」的看法?

我當場沒有跟 Blog 友論述太多,對於有關的懊惱,只留下一句話:「本來無一物。」去的由它去,留的自會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