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

午夜場 Feel 看「神掌」

早前黃玉郎推出兩本薄裝漫畫,單看這網誌標題,可能會以為我要寫「玉郎影畫」一書,其實我想談的是另一本──「神掌」。


情節內容,動用了兩位編劇余詠良漫遊者,十分豐富,但就是元素太過豐富,便 Over 了。製作者不作出捨棄,全部訊息,可以找到位置的都放進去,不可以找到位置的,也硬找出位置來放進出,於是對白、旁白中許多可有可無的文字,許多可以遲一點才交代的文字,充塞著每一方寸畫面。

文字的過度,如同在戲院看電影時旁邊觀眾所發出的評述,已達到令人煩厭的程度了。在創刊號中,這問題多得難以接受;之後的兩期,情況稍好,但問題依舊存在。畫面上已可看到某角色中招了,還要再有旁白講明?主角父親都已被燒成白骨了,還要一眾配角結結實實地再說出口,說他已死了,才能確保讀者明白?

看書中專欄,兩位編劇本來創作了些如同「王風雷傳」中那些十分神奇的「武功」,而被黃生拒絕了。幸好如此!否則我可能只給一期書的機會它了。

故事不是十分創新,不過脈絡紮實,其實是可以寫得好看的,現在效果,卻差強人意。不同的角色,有不同的性格、背景、設定,但寫來卻只流於表面。反派的角色,明顯想寫出如「大時代」中丁蟹的性格,但編劇不能像韋家輝般借助情節來表達出角色性格,而只是在旁白中不斷地喃喃自語「他的性格是怎樣怎樣的,他的性格是怎樣怎樣的」,而不能令讀者產生共鳴,功力層次,相差太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