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0月13日 星期二

天地不仁


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」。大自然萬萬千千物事的存在和活動,都不是因為人類而產生的,如何活動也不會是視乎人類的反應和感想而有所改變。

喜歡聽一位導師講課,或喜歡看一位作家的小說,或喜歡聽一位作曲家的樂章,欣賞那些作品已足夠,不必把那導師/作家/作曲家視為偶像的;有關的導師/作家/作曲家被封為偶像與否,是被動的,若干年月之後,該導師/作家/作曲家的言行因不符合支持者預期,被埋怨「我還怎可再把他當作偶像」,也是被動。被埋怨者可以做些什麼?大概也只有一笑置之吧。

相比起來,教授數學者比教授哲學者有個優勢,不會被人批評:「之前導師所教授的數學運算支持我的説法,這次的數學運算不再支持我的說法,定是導師攀附權貴開始針對我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