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

替天行道


巴黎發生連串恐怖襲擊,連部份我們一向認為言行激進的組織,都對有關行為表示反對。

與女友看電視的新聞報導時,也有約略談論過幾句,我當時的回答是:

「連香港市民如此斯文,本著『替天行道』、『為民請命』的信念也可以接受暴力行為,在一個容易持有鎗械、慣見死亡的國家,同樣本著『替天行道』、『為民請命』信念的人認為殺人是必要的,絕不奇怪。」

就是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