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

地球的寂寞

朋友在 Facebook 上提及一本書,書名「寂寞的地球」,副題「宇宙唯一有複雜生命的行星」。

書名簡單直接,已道明了作者的見解,至於是如何分析,達致如此結論的,便不在此討論了。我的想法,並不完全和這書作者相同,不過認為「地球寂寞」的想法則一樣。


許多朋友以太空的浩瀚宏大,所以根據或然率推想,在況如無邊的空間中,說某種生命形式只在一處出現過,很難令人置信。

在這一說上我是認同的。不過從另一個角度看,時間也是況如無邊的,在高級生命分布如此稀疏的太空中,兩種高級的生命同時出現的機會率又有多高?要「同時」出現,因為當一種生命殞滅了,再過一千年另一種生命才誕生,那麼兩種生命之間便難以有所交集了。而在茫茫時間線上,一千年又算得了什麼?

所以當我們在「空間」之上加上「時間」的因素來考慮,說地球人類是當下的唯一,不是沒可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