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

撤換


中國內地收緊廢紙回收,造成香港多個相關行業出現連鎖反應;本地出版業本已陷於低潮,若如上世紀某個時期紙價不斷上升,報刊結束消息增多不是過濾。

香港除以製造業揚名外,曾有個「轉口港」的身分也很吃重,不過時移勢易,當昔日需要由別處轉口貨品的地方變成可以直接入口時,這角色便不再需要。出口廢紙的情況其實有點類似,不過平穩了那麼多年,大家都欠缺了危機意識,以為有事情可以長做長有。

眾所周知,大凡有新款手提電話推出,香港人必是最先的重要用家之一,其中也造就出幾許炒風,替不少人帶來些外快。我們常可購置最新電話,一定程度上也因為可把舊機售出,把回收金錢幫補一下新機成本;而舊機有價,因為對於某些「較落後地區」的朋友來說,那些舊款機的功能和價格正好合適。

但「較落後地區」是否會永遠落後於香港?若外地不再需要香港市民銷出的二手手提電話,情況又會如何?似乎不是有那麼多人想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