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2月16日 星期二

舊日的不便

春節假日,多日腸胃不適,正巧睡覺的地方,臨時搬到平房的較高位置,往來洗手間時間較長,比較不便。遙想童年之時,要到洗手間去,不是多跑一兩層樓那麼簡單,而是要到村旁的公廁去,即使是夏日之時,試過周圍的大樹滿佈毛蟲,藍藍綠綠黑黑粗粗大大的毛蟲連廁所的地面及牆身上也有不少,仍然照用。

許多次聽到有人回憶昔日在廉租屋中居住,鄰里間擠在公共地方裡一起煮食及開飯,及合用浴室及廁所時,有點懷念當時的溫情,這些一切,自然是當已經不再需要經歷時,才會「懷念」的,現在仍然要如此生活的人,打死我也不相信寧可保留這種溫馨,不選擇擁有私人空間。


舊日的不便,因為加上回憶及情意結,才常被人談起吧,像是沒有冷氣設備、炎夏之時可以打開窗子來吹風的巴士,懷念者多,但現在還保留,有幾多人願意乘搭?

連從前的雪條,包裝用的是紙袋,又不密封,有時紙袋碎會黏在雪條上撕不走,又有時未進食雪條已開始溶解汁液流得一手一身,都是不便,現在大家回想 Good Old Days 時,則只記美好,渾忘惡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