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3月27日 星期日

絕大師

【內含大量「碧血洗銀槍」引文,未看該書者請自行決定是否繼續閱讀本網誌。】





古龍筆下的武俠小說,有一部叫「碧血洗銀槍」;故事中有個角色,叫絕大師



  少林絕僧的人更絕,情也更絕,天生嫉惡如仇,一個人如果有什麼過錯落在他手裡,這一生中就休想有片刻安穩了。  
※     ※     ※
  馬如龍道:「你是想自己對付我,想親手來殺我。」他淡淡地接道:「因為除了殺人外,你已沒有別的樂趣。」
  這句活就像是一根針,一根必定會直刺人對方心底的針。絕大師卻全無反應,冷冷道:「如果你不願我出手,也可以選另外一個人。」
  馬如龍道:「我還是選你。」
  絕大師道:「很好。」
  馬如龍道:「其實我本來不該選你的,你的內力雖然不及吃苦和尚,劍術雖然不及玉道入,可是你殺人的經驗遠比他們豐富,遠比他們會殺。」他歎了口氣,「只可惜我雖然明明知道這一點,卻還是要選你。」
  絕大師不能不問:「為什麼?」
  馬如龍道:「我選你,只因為你是個殘酷、固執、自大的狂人,總認為只憑你自己就可以判別人的罪,只要你自己判了一個人的罪,你就要趕盡殺絕,非把那個人殺了不可。」他的聲音已激動,「我選你,只因為我要替那些被你冤殺的人出口氣,我縱然不是你的對手,但是我可以保證,我一定有法子可以跟你同歸於盡。」
  絕大師當然不能不問:「什麼法子?」馬如龍說的話,他也不能不信。
  他的臉色已經開始在變,一心想置人於死的人,自己也同樣怕死的,這一點他無法掩飾。
  馬如龍忽然笑了,大笑。「原來你井沒有別人想像中那麼絕,原來你也跟別人一樣愛惜自己的生命。」他的笑聲中充滿譏誚,「其實我根本沒什麼特別的法子能跟你同歸於盡,我只不過想嚇唬嚇唬你而已。」 
 ※     ※     ※
  馬如龍忽然大聲道:「不管他以前做過什麼事,我想,他一定有他的苦衷,而且已經被那些自命俠義之輩,逼得無路可走。」
  謝玉侖道:「絕大師難道還會冤枉好人?」
  馬如龍冷笑:「被他冤枉的人,絕不止鐵震天一個。」
 ※     ※     ※
  「你若想要我們兄弟的命,你就下來吧。」絕大師沒有下來,沒有人來。井底雖然是無路可走的死地,可是先下來的人也一定要送命。
  「他們絕不會下來的。」鐵震天壓低聲音冷笑道:「他們已經是大俠,用不著再逞英雄。」
  「何況他們已經算準了我們逃不出去,」鐵全義也壓低聲音:「他們一定在上面等。」
  「但是他們也不會等太久。」鐵震天道:「他們一定很快就會想到用火攻、用水灌那些歹毒的法子。」
  馬如龍道:「以他們的身份,也會用這些法子?」
  鐵震天冷笑:「因為也們有藉口。」
  他笑容中充滿譏刺和悲憤:「對付我們這樣的歹毒之輩,不管他們用什麼法子,別人都不會說話的,可是我們如果用這些法子來對付他們,那就不同了。」
  ※     ※     ※
  絕大師沒有聽出他的聲音,所以又問:「你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追他的命-」馬如龍不知道。 
  絕大師再問:「你知不知道『兄友弟恭,孝義無雙』楊家三兄弟?」 
  馬如龍知道。楊家三兄弟是河東武林大豪,世代鉅富。 
  兄弟三個人,就好像是一個人,有錢,有名,有勢,豪爽,義氣,孝順。兄弟三房,都住在一個莊院裡,輪流供養他們的雙親。 
  絕大師的神色沉重,又說道:「你知不知道他們三兄弟的全家大小二十九口男人,都已在一夕間死在鐵震天的刀下?十七位婦女都被他賣到邊防的駐軍處去做營奴。」 
  鐵全義忽然大叫:「你知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他的呼聲淒厲:「你知不知道楊家三兄是用什麼法子對付我的父母妻子兒女的?」 
  絕大師冷笑!「那是你的報應!」 
  「那也是他們的報應。」鐵震天道:「楊家的男人都是我殺的,女人都是我賣的,跟別人全無關係。」 
  他指者絕大師帶來的那些人,那些還在虎視眈眈,等著要他命的人。「這些人當然都是楊家的親戚朋友兄弟,都知道我已傷在你的三陽絕戶手下,也都知道殺了我是件立刻就可以成名露臉的事,你已經是名滿天下的大俠,所以才沒有跟他們搶這筆生意。」絕大師居然不否認。 
  鐵震天厲聲叫道:「但是,我還沒有死,他們想要我的命,還不太容易,我至少還可以先把他們其中三五個人的惱袋擰下來!」 
  絕大師冷冷道:「他們求仁得仁,為朋友復仇而死:死亦無憾,我既不能阻止,也下必阻止。」 
   ※     ※     ※
  「找我?」馬如龍問:「他們會來找我?」 
  「現在他們第一個要找的人是你。」 
  馬如龍不懂。鐵震天又歎了口氣:「你真的認為他們不相信你說的話?」 
  馬如龍道:「你認為他們相信!」 
  鐵震天道:「絕對相信。」 
  馬如龍道:「他們為什麼不承認?」 
  鐵震天道:「因為他們如果承認你說的是真話,承認你就是馬如龍,他們就得放我走。」他冷笑:「既然我們都已落在他們掌握中,誰也逃不了,他們為什麼要承認,為什麼要放走我?」 

看「李波事件」的發展,看社會上的反應,常令我聯想起絕大師這一個角色。你說什麼道理都好,他要執意不信,就是不信,只有自己的道理才是道理。

直至許多年之後,創作故事中才出了一個青出於藍的丁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