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

命名遊戲

有機會看過一本小說的校稿,名家手筆,寫作時玩了些文字遊戲,角色的命名一一呼應,且用字又不尋常,詩詞歌賦之乎者也,真是藝高人膽大。

這種文字遊戲,有時讀者看著看著會漸漸昏頭,就連作者執筆之時,也會寫著寫著昏了頭,把角色弄混了。


倪匡筆下衛斯理的故事,有個叫「茫點」,書中出現了一個叫冷若水的醫生;後來她又在其它故事中出現,但慢慢地,名字卻成了冷若冰葉李華兄撰寫「衛斯理回憶錄」時,還把這個名字的變遷寫了進故事內。

這種命名方法,若所用文字有慣常次序,可助記憶人物關係,例如兩姊妹若一名叫芬而另一叫芳,則因為「芬芳」一詞,會較易搞清哪個是姊哪個是妹。

香港殿堂級漫畫「龍虎門」中,出過一對兄弟,分別叫林谷林峰;後來出現「新著龍虎門」,把舊瓶變成新酒,故事中也有這「無影雙雄」,但兄弟二人的名字卻互換了。我想若他們的名字不是「谷」與「峰」,而是「山」與「谷」,混亂的機會便會低些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