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

五十步。百步

早在 1920 年,毛澤東便說過這樣的話:「不論哪一國的政治,若沒有在野黨與在位黨相對,或勞動的社會與政治的社會相對,或有了在野黨和勞動社會而其力量不足與在位黨或政治社會對抗,那一國的政治十有八九是辦不好的。

固然,一般情況下,說的已經是比做的容易而且漂亮,而且當日這樣的話出自他的口中時,他仍是「在野」的一方。當權力到了自己手上時,自然是鎖得越穩當越好了。

那邊廂,現當權派的對立面,說話也漂亮。有兩句話,常被認為是伏爾泰所講的,其實出處尚有待進一步考證,說:「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,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。」淺白易明,而又言簡意賅,何其壯哉。

在現實生活中又如何?別說你身處不同意見者中間,發表相反意見,難以有人等到你說完全部而未起哄,即使你不想行使說話的權利,想保持沉默,都要被罵。竟然連「冷靜」都被歸類成負面形容詞?真是什麼世界!責罵放棄說話權利者的人,是否不明白「權利」和「義務」的區分?既是權利,用之與否,當然由持權人決定。


在發聲者眼中,不發聲者當是十分「劣質」,可惜的是,不論不發聲者是如何「劣質」,發聲者爭取權利之時,亦一定不能把任何人拒諸門外,不給他們一份;而且,日後當大家都運用權利時,「劣質者」的投票也可以左右到「優質者」想要達到的結果。這些必然的事實,發聲者都是醒覺到的吧?他們會甘於接受的吧?抑或他們打算,萬一面對不想要的結果時,大不了再作抗爭,力爭推倒重選?

說的一套與做的一套不同者,古今中外都有,有些可能真的不知道原來自己的行為中出現「盲點」,有的只是裝瘋扮傻,以為──或希望──別人看不見。總之說得太美好的東西,心中先作存疑較好。不同陣營,最好還是大哥別說二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