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

騎劫。騎劫

香港亂局,先由「罷課」開始,後由「佔 X」接棒。人稱「佔中三子」的在短時間內,決定趁著已成之勢,宣佈正式啟動「佔中」。鏡頭所見他們帶笑的臉,輕鬆的語調,以及每次「一呼百應」時流露出的享受表情,我雖覺與本來的學生活動風格不合,也不認為他們是在「騎劫」活動;直到後來,他們說了「遍地開花」的口號,我才感覺到,活動果然是被「騎劫」了。

「佔中」本來的計劃,一直就是「佔領中環」,其它地區的蔓延,都是其他參加者的自發群眾運動,但若只聽「三子」說話,便似「開花」的行為本就在計劃之一似的!

午飯之時,看電視,見「佔中」的組織者說他們不會停止佔領行動,我便跟同事說:「他們說得這好像是『不為』而非『不能』似的,難道他們現在還真有能力把活動叫停?」倒是黃之烽不夠老江湖,接受採訪時,坦承「現時我們幾個團體都已經不能把運動停下來了」。


不過「騎劫」之上似又有「騎劫」,所有參與者都說能把活動煞停的責任只在特區政府,要政府接納香港市民的訴求云云。居然是「香港市民」?極其量也只是「所有參與者」吧?而且現在「所有參與者」之間,也還未有溝通共識過哩。

記得之前就某議題,某行業公會出來表態,之後個別從業也各自表述,說那並不能代表行業全體。現在個別參加者提出的要求,假設政府依從了,又有其他的參加者不滿,那又如何?

隨著日子過去,參加者中應該也有些人想要先行離開,但誰又敢作最先行動、最易惹來罵名者?形勢也只好膠著下去了。或者真的天降大風雨,迫得參與者非先撤退不可,才讓大家可以有道下台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