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

亂箭

人們口中常叫的「佔中」,傳媒普遍已採用「佔領」一詞,因為被佔的地方,已不單止組織者原定的中環一帶。從中環/金鐘開始,銅鑼灣和旺角兩區也出現「佔領行動」,過了些時候,情況似是定了下來,忽然又多出了尖沙咀的一個被佔領地。

有尖沙咀的參加者向記者表示,因為有感於市民對原有三個據點開始漠視,認為應增加據點,提高對政府的壓力。有參加者指,香港政府不願聽取他們的說話,便利用商界向政府施壓,相信若店舖生意不佳,商號股壓下挫,商界便會向政府進行游說云云。

參加者要有心理準備,政府對活動的關注應會一直維持的,但活動若拖長了,市民對路旁人堆的關注必會削減,就像之前「匯豐銀行」地下的情況那樣,參加者未必可一直贏得市民的目光焦點。而且上述那麼曲折的「進攻手法」,我很懷疑是否有用。

就算真的有巨大影響,市面蕭條之下,是參加者口中能對政府施壓的大商家少賺一兩個月錢所受影響大,還是草根階層員工沒一兩個月工開生活影響大?


近年常聽人說要特別支持那些充滿人情味的本土小商號。假設市面蕭條三兩個月,是「周大福」、「大家樂」、「萬寧」結業機會大,還是那些小商號結業機會大?

看網上的討論,不少還是把「香港人少賺幾個錢有什麼大不了」當成一個論點,真是小朋友說話──而且是少受鹹苦的小朋友。他們以為只會影響到市民的「生活」,卻沒想過可能會影響到部份市民的「生存」。

或者政府部門及常常活躍助人的區議員,可以盡量了解一下受這次事件影響的低收入人士,看是否需要提供特別援助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