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

從「司明專欄選」談起

老友託買一本「天地圖書」在 2011 年出版的「異鄉猛步──司明專欄選」,因知他挑書甚有水準,所以多買一本來看,居然頗有驚喜。

我比較後知後覺,原來這書當年出版時,沈西城先生已經在「蘋果日報」的專欄中介紹過;我在今天看回那些在 1950 至 1960 年代刊於報章上的專欄,是約一甲子之後的事了。


司明寫的文章,也不是什麼特別專題,從生活中所見所聞,想到什麼寫什麼,有時寫社會生態,有時寫政治事件,有時寫娛樂事業,信手拈來,寫的什麼都好看。但現在的報刊專欄,作者何嘗不是也都寫這些日常見聞?文筆卻好像總欠缺令人追捧的味道。這應該是由於作者本人的文字功力問題吧?

有一個時期,香港人普遍被認為是在政治上冷感的一群;近年來社會出現政治對立,又有人感覺不安。看司明所寫當年的社會,左派的和右派的壁壘分明,身在其中者,穿梭於兩界朋友之間,用詞行事都要十分小心,一樣物件可能需要兩種稱呼,同場招待兩派人士的聚會,哪些東西可拿出來哪些東西要避諱又要思量,甚至有人把「國慶日」定為 10 月 1 日和 10 月 10 日之間的「10 月 5 日」者,敏感至此,我們今日聽到都覺是奇聞。

以今天眼光讀舊日文章,甚有趣味,也許在司明之後,再找另一作者的稿來看看。誰可以是下一個目標呢?或者,十三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