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

作品善終

小說作家或漫畫家終生創作,最後作品未及完成,是種永遠的遺憾。

「紅樓夢」是著名例子之一,雖然有人說此作品已是寫完,只未修繕好,但一來讀者仍是未能得窺作品全豹,無從證實,二來就算作者只餘半成未寫,也是沒人能肯定全由作者完成的話,最後情節安排會否依舊保留。

古龍遺作「獵鷹。賭局」只能完成了過半,現在成品又摻雜了別人的代筆,作者原意情節脈絡如何,便很耐人尋味。


「花生漫畫」( Peanuts ) 作者在去世前把作品正式完結了,是個「安全」的做法,但也不及阿嘉莎。克莉絲蒂「穩鎮」,他在戰爭之時怕生命無常,早替她筆下兩個名角色白羅瑪波小姐各寫好了個結局故事,之後兩系列小說能繼續出版,兩部蓄勢已久的「完結篇」,要待 40 年後才獲推出, 即是「謝幕」( Curtain ) 和「死亡不長眠」 ( Sleeping Murder ) 兩書。

代筆續寫武俠小說,也易被人批評寫不出原作者意思,更何況推理小說?續寫者沒根本不知道原作者的構思,也只能像一些改編日本漫畫的電影般,當拍攝時原作未寫完,便自行構想一個結局出來了,不同的是最後有關漫畫總會有個結局,讀者可以比較兩個版本結局的優劣,但去世了的原作者的作品,卻是永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