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31日 星期二

「書山有路───香港出版人口述歷史」

本來走近那書店的那書架,是想拿那本顏色奪目的「郭鶴年自傳」看看的,不料手未觸及書皮,橫眼一瞥看到「書山有路」四個字,注意力便轉移了,實在抱歉得很。

初見「書山有路」書名,以為是書評/書話/書介一類,不過它的副題目便把一切都說得明白了。「香港出版學會」於 2018 年 5 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,共 320 面,定價 HK$ 128 。書名當是取自韓愈筆下兩句話:「書山有路勤為徑,學海無涯苦作舟」。


翻開書,因預計內容是以文字為主,所以當一本兒書的彩圖躍現眼前時,叫人有額外的欣喜。再翻一下,除了「兒童樂園」,還有當時收錄其中的「西遊記」漫畫;「叮噹」是如何引進香港的,由當事人道出,自然有趣,但就算單是看看回那些單行本熟悉的封面,已如老友重逢了。

想把書放回書架,忍不住又翻了幾下,更多「老友」出現,包括「朗文」的教科書、三毛的小說、「博益」的袋裝書、「天地」的亦舒作品封面等等,一揭再揭,不想釋卷,結果,便是掏腰包把書買了下來。

作者多人,包括劉以鬯陳松齡張浚華麥成輝等,各人在出版界中發揮不同,口述的歷史便也可從不同角度互為補充,建構起一個香港出版業界的發展資料框架。在比例上,回憶之中者,自然以紙張印刷的實體書為主,既談行業歷史,也談個人經驗,但內容上也沒有避開電子印刷的衝激而不談,甚至當不少人認為現今階段是由「紙媒年代」發展向「互聯網時代」之際,已有作者談到在量子電腦發展之下,互聯網也未必可以久存這一點,在如此情況下,香港出版業界又應何去何從哩?

以我等拮据形勢,本應忍些手才是的,但這本書,就算不買,借也會借來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