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

舊時剪報

少時也有剪存報紙上資料的習慣,至於剪下來的各式碎紙,如何保存下來,試過不同的方法,在此且撇開不談。就只說一種麻煩:若報紙的同一紙張上,底面都有資料想要,而兩段資料所在位置重疊,便叫人不知如何取捨。

當年年紀小,家中的報紙不是自己買的,也沒有財力再去多買一份;即使是今時今日,就算兩份資料也想要保留的,思想過後,也未必會這樣做。

現在情況好得多,若是只想給文字和圖片留個記錄,不必硬要十分高解的圖像時,可以選擇影印、拍照、掃描,那麼便可以一邊保留完整,另一邊以另外方法保存。───當然,也可以先整張紙留下來,日後要如何使用才定奪處理的方式。


到「香港中央圖書館」去看過舊報紙的微縮菲林,「明報」副刊版面之上,有不少破洞,經過掃描,那些洞口便成為黑色,很是顯眼。破洞的出現,應該就是從前物主遇上和我相同的問題,最後作了取捨,拿掉了某篇連載,餘下的連載,便有些出現殘缺了。

而通常在那種「爭鬥」之下,「明報」副刊之上,金庸的小說都是可以留下的贏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