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5日 星期四

書緣連環扣

先是閱讀了許定銘的書話集「香港文學醉一生一世」,書中介紹了黎翠華的小說「記憶裁片」。

看了許君的介紹,覺得「記憶裁片」一書甚有趣,便到「香港二樓書店」的網址,搜尋到該書,暫放到購物車中再看稍後決定。

許定銘引述「記憶裁片」的序,指作者這第二本的小說集,風格和第一本相比有所轉變,不過他本人並未看過那第一本,不能知道到底有什麼不同。我也好奇,再在網上翻查資料,查得黎翠華的第一本小說集,應是 1997 年 9 月由「基督教文藝出版社」所出的「靡室靡家」。

試過向大型出版社查詢幾年前他們出版的一些書籍,對方也沒有庫存,一家中小規模的出版社逾 20 年前的出版物,還可以補購到嗎?我不樂觀,不過在互聯網上用作者和書名查看,卻不但找到該書的詳細資料,更有彩色封面圖像、售價和折扣等內容;心想莫非這書仍有庫存?便電郵給該出版社詢問。


很快的,便獲得「基督教文藝出版社」一位小姐聯絡,告知該書不單仍有庫存,且他們正在進行「開倉大減價」,「靡室靡家」一書特價低至 HK$ 12;當天正是他們在尖沙咀辦事處舉行活動的最後一天,若錯過了,之後想獲得優惠,便要到該社位於沙田火炭的貨倉去,於我而言,太不就腳,我便未必再會特地前往購買了。

最後,十分巧合地,那天就在我晚上往港島赴一個聚會之前,可以先經尖沙咀購買了「靡室靡室」一書,留待稍後配合「記憶裁片」一併閱讀。

在這件事中,全部時間地點都剛好配合,彷彿當中有一段緣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