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

「流氓大亨」之後

談談「流氓大亨」這電視劇。因有大結局的劇透,尚未知道結局者應考慮停止讀下去。






電視台深夜重播的「流氓大亨」,算是經典,又不算很經典;很多人能說得出某些情節、對白,主題曲及片尾曲都是多年來仍可不時聽到收音機播放,但是片中角色的名字,並不是大家那麼多年來仍可隨意說得出來。

個人以為,這劇在香港電視史上,應佔有一重要地位,不在於對觀眾產生的印象,而在於對創作人作出的影響,因為鄭裕玲一角,變成了「植物人」。

任何戲劇,都要有個結局,多年來,主角是生是死,在大結局時,都會有所交代。故事結局的屬性,是所謂「Happy Ending」還是悲劇收場,創作人都要作個取捨,而針對每種結局,情節上都要有所舖排,結尾的情節才不會顯得突兀。「植物人」的概念一出,之後經常見到採用,因為這橋段有「進可攻,退可守」的優勢。

像「流氓大亨」那樣,若鄭裕玲一直不醒,便是悲劇,但若最後一秒見到他張開眼睛,便可頓變喜劇,事前舖排?全可免省。何等便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