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6月16日 星期六

黎翠華的「記憶裁片」

已經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,當時一篇叫「書緣連環扣」的網誌中提及買了的書───黎翠華的「記憶裁片」,現今才讀至尾聲。「匯智出版」2014 年 6 月初版,共收錄 14 個故事,暫時尚餘三個故事未讀。

歷年閱讀的小說,絕大多數是流行小說:科幻小說、武俠小說、奇情小說、推理小說、愛情小說等固然是,題材嚴肅如二月河的皇帝系列,甚至是「中國四大古典文學」如「西遊記」等,說穿了其實都是不同時代下的「閒書」;所讀過的小說而又會給歸類為「文學小說」範疇的,比例很低。


黎翠華這本書中的小說,都比較「文藝」,意外地讀起來卻沒有沉悶的感覺。

故事的背景變化很大,有在香港的,也有在外地的,內容帶有異國風情,所寫的不論是哪個國家,總自然地把一些當地的風土物事夾雜在故事內,而可以做到不刻意賣弄,這一點,已經勝過不少海外作家;故事主題也多樣化,兼具豐富情節,在以為會順理成章地發展的地方,突有變化;對於角色的內心世界描寫極多,卻又不會把小說變成抒情散文,起承轉合各項,樣樣做足,每篇小說的故事性都很強。

許定銘先生的文章所指出,這書中故事不少都分成片段,各片段中的主角不同,時空也跳躍,一片又一片片段組合起來,整個故事便清楚呈現出來了。這種手法,現在認識的人多,採用的人也不少,寫得不好的比例卻也高,黎翠華卻是箇中好手。

尤其喜歡黎翠華行文,沒有深字僻字,但有些詞彙運用,又別開生面,例如「一男一女」中\有以下一段:「那天,她又穿著一條長裙。嬌艷的玫瑰紅,晚禮服似的,太漂亮了,與她身上那過分白晳的肌膚成強烈對比,有點咄咄逼人,我都不好意思正眼看她。」那「咄咄逼人」四字,便用得很絕很到位。

這本小說集,十多個故事,創作時期跨度也有十多年,篇篇都是佳品。在我的閱讀歷史而言,這本書,值得一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