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2月12日 星期一

「山海逆戰」的文字處理

邱福龍的「山海逆戰」第二期出版了,專欄中說看到了讀者對於創刊號的意見,會改善「旁白過多」的問題。由於不知道「未改善」前是什麼情況,所以也無從得知是否真已「改善」,但可見第二期書中,這方面問題依然存在。

旁白和對白中,有些是不需要的,畫面上已交代了,便可刪走;有些補充性的文字,可有可無的,我認為可以保留,不過在處理時要小心一點。

從前學習基礎的廣告學,導師教授把一個廣告中的每一因素都考量一下,若是抽走了都沒問題的───即是可有可無的───都應刪除,但漫畫創作和小說創作一樣,如倪匡先生所講應包括一些「廢話」,可有有無的文字,只要處理得好,不會產生負面效果,都可以留著,否則,故事太功利、太計算,四平八穩,便沉悶了。


故事創作者,要有「錦衣夜行」的耐性,一些設定雖然自己心中歡喜,不必每每都明刀明槍告訴讀者,當讀者自行發現了這些「隱藏」的巧妙時,會更興奮。這方面鄭健和的耐性最佳,人物發展和伏線藏解節奏不疾不徐,當劇情去到某個位置時,他才在專欄中稍稍透露,其實數十期之前的某幅版頭插畫,早已流露玄機,讀者找回舊書一看,才知果然,不禁叫絕。

除了文字的取捨抉擇,決定要取用的文字不變,處理手法不同,也有影響。「山海逆戰」中在一些連環動作畫面上,逐格加上相關的形容,這對閱讀節奏影響甚大,如果把幾段文字合起來放在動作完結後,應會好一點。情況就像看電影時有人在旁給意見;每看完一段後便講些心得,也還可以容忍,與畫面同步不斷地聽到:「看!他手上拿著手槍!」「他現在靜靜地走進房間去,就是想暗殺主角───他舉起槍了!」會叫人發瘋。

「山海逆戰」未來故事發展的吸引力,我覺得是視乎「怪物」真正參與情節推進的程度,若只是用作解釋每個角色的不同異能之來由,便太浪費了,也不必。幾多故事只要一開始時寫件突發意外,然後說就在那場意外後,一些地球人便無端得到了超能力,故事便可講下去了,不必一定依賴什麼怪獸異型的血肉,給與任何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