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月25日 星期四

「全人教育」下的「非全人」


母校「浸會大學」出現學生涉嫌恐嚇師長事件,有人把焦點放在學生有否說粗言穢語之上,連被停學者也因為這原因申訴無辜,但事件性質的嚴重性,才應是焦點所在吧?語氣溫文、用字高雅的恐嚇難道便不成恐嚇?

至於要求「尊師重道」,雖然可以說那是道德的範疇,並非必然要做到的,只要不破壞法律、規條便可以,但這難道會是我們對於學生的期望水平?

「浸會大學」一向主張「全人教育」( Whole Person Education ) ,但似乎是比較針對學識的全面性方面,而非在個人修養方面。教條即使有,執行不緊的話,出現的又何止「非全人」?「非人」之出現,亦非不可能也。